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竹枝

敢为人先,追求卓越,武汉精神!

 
 
 

日志

 
 

谈谈所谓历史的选择  

2011-11-30 14:45:56|  分类: 茶余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MZ牛爷《谈谈所谓历史的选择》
谈谈所谓历史的选择 - 富贵竹 - 富贵竹

 

富贵竹的博客: http://soufu8.blog.163.com 欢迎来访

        中国大陆自1949年以后,历史的选择这一说法就流行起来,其意在于强调言者所握政权的历史必然性。在毛泽东时代,由于政权是由枪杆子刚刚夺取,还散发着灼人的气焰,所以,并没有对自己的合法与正当性有任何怀疑。毛氏去世后,面对他留下的种种用刘少奇的话说是要上书的丰功伟绩,面对渐有觉醒的一批民众,党在新时期的领袖,就觉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于是在强调本政权是历史的选择之外,还加上了人民的选择,以期有双保险之功。其实以党拥有几百万军队的硬实力,本无什么合法性的忧虑,但时移世异,新领袖也尝过一点儿磨难,有了些做人的底线,面对神州大地的满目疮痍,如山冤案,毕竟做不到像从前那样完全无动于衷了。这样一来,就少了毛氏那种和尚打伞的霸气,就要为这个为何交了天文数字的学费而仍然毫发无损的政权的正当性寻找一个说法。至于这个说法是否说得通,那倒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他也没打算让人来和他这个说法论辩。
    

        所谓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就这样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了。它正像文革红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一样,它只是塞给人们一个不容置疑的结论,而并不给你一个形成结论的前提和依据。但正是这么一个无所谓论据的论点,却给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一大批特色专家提供了丰衣足食的职业。让这些特色专家人模人样,甚至有些还颇为趾高气扬地行走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其实,这个说法,看似庄严堂皇,实则只是一个伪命题。首先,作为选择主体的历史,并不是一个有选择能力的生命体,没有任何主观能动性,它只是一个已逝时间和事件曾经存在和发生的客观记录。而所谓人民的选择,那更是一个笑话。人民作为1个集合名词,它也没有选择的能力。而作为个人,选择的能力倒是有,但中国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何尝有过这种选择?他们只不过是历史上一个个王朝和各色强人功成名就的垫脚石,就是到近世那些蛮夷之邦的民众真的有了这种选择能力的时候,中土的人民,仍然只能被别人代表着做了毫不知情的选择。中国特色专家可能会从所谓的历史必然性来摆脱甚至不屑于我这种具体而微的纠缠,但他的历史必然性又是什么东东呢?无非是说,既然我取得了政权,人民又被我领导着,而且报纸上还天天说我伟大光荣正确,那我就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了。其实,他这只是对黑格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哲学命题的一种庸俗社会学的理解。在黑格尔那儿,存在的东西之所以存在,有它的合乎理性的逻辑,并不说明这件物事是合情合理的,不意味着它是正确的,当然,就更没有伟大不伟大的意味在里面了。如果硬要按特色专家的说法,只要我存在了,我就是合情合理的,那中国历史上所有的王朝,就都是历史的选择,当然也是人民的选择了。甚至可以再往前推一步,旧上海滩的那些黑道大佬,像黄金荣、杜月笙之流,也是历史的选择,至少是上海人民的选择了。而那些横行于当今中国的黑社会,在它存在的时候,也是当地人民的选择吗?这样一来,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还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历史上许多事件的发生,更多的往往是偶然因素。王朝之间的更迭,肯定有许许多的原因,但绝对不存在什么人民的选择,当然也就不存在什么虚无缥缈的历史的选择了。清兵入关,打败李自成,取代明王朝而问鼎中原,自有其成功的道理,但你要说是中原人民的选择,不仅难以服众,而且肯定要被人骂祖宗。它入关时近乎疯狂的杀戮征服,才是它奠定基业的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后来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的政权。虽然那个时候的枪多半是冷兵器时代的刀。听起来虽然残酷,有点难受,但这是事实。
    

        说到底,1个政党也好,1个帝王也好,政权的由来并不重要,它大可不必为它的所谓合法性而费力伤神。唐太宗李世民弑兄杀弟,逼父退位,帝位来得实在是谈不上正当,应该不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但他当政后,以民为念,以社稷为念,做到了民众安居乐业,社会进步发展,形成贞观之治,对他的赞美,史不绝书。所以,政权合法性的关键,应该在于执政之后,是否真的让民众生活有了更好的改善,而不是停留在动听的口号上;是否真的让民众有了更多的人生自由,而不是更像蝼蚊那样卑微地活着,像猪一样只能满足于有食吃的生存权;是否让民众生活的这块土地更加富庶和强大,对内不侵害民众的权益,对外能保护国家的利益,而不是相反。广大民众更乐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而不是背井离乡,适彼乐土。执政的权力有一定的约束,对各级官员,有有效的监督,对管治下的他人的生命和自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倘若能做到这些,或朝着做到这些的方向努力,则民众必然欢迎,虽然执政者不是他们所选择,他们从来也无权选择,现在仍然不能选择。历史也一定会记住这些善政者,虽然它也不能选择。
    

        事实上,这种期望,十有八九要落空,过去的历史已屡屡证明。究其原因,还真要回到文章的论题:人民的选择。只有到民众真的能选择的那一天,那些番邦的现实、我们的理想,庶几才会成为现实,人民才有可能真正的当家作主。这里的人民不再是逻辑意义上的人民,不再是被一些不三不四、莫名其妙的人所代表的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