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竹枝

敢为人先,追求卓越,武汉精神!

 
 
 

日志

 
 

孤箫残荷片段:汉家律与皇上令  

2011-12-02 10:46:08|  分类: 茶余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箫残荷片段:汉家律与皇上令 - 富贵竹 - 富贵竹

富贵竹的博客: http://soufu8.blog.163.com 欢迎来访       

仪式结束,萧何转过身来,面对台下官吏、军士和百姓,他用一种严肃低沉而又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天行者常,天命有数。强秦光耀天下数百载,气数已尽,大汉承炎帝之意而代之,也是上苍之意,不得已而为之。从今之后,汉承秦制,其合于民心者袭之,不合民心者改之。诚望士农工商安居乐业,休养生息。”

萧何的一番话,犹如定心丸一般,让关中之士农工商安顿下来。从去年刘邦入关,到项羽屠杀,再到韩信平定三秦,二三百天的日子里,百姓经历了太多的振荡,太多的颠覆,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现在终于可以回归旧所,春耕播种,孵鸡抱儿了。

围观的百姓如释重负,纷纷散去;萧何如释重负,返回相府,下达了自己的第一道政令,各郡县官衙,除将大堂上秦朝所贡牌位撤下,换上汉制以外,其他一律不变,衙门照开,官吏们照用,并以秦律暂时维护, 以待不日汉律颁布。

接下,萧何熬过了数个不眠的日日夜夜。一个土坛仅仅是一种象征,把它叫“社稷”,它就代表了朝廷,祖国,把它叫作社坛,也说成了百姓祭祀土神的地方,如果叫作土堆,也就成了孩子嬉戏的场所。而真正体现一个王朝本质的则是它的律令,它规定了谁拥有什么,谁必经遵守什么。

尽管作为秦朝泗水郡主吏椽,萧何对秦朝的法律科条了然于胸,但是,真到要制定属于自己的律令之时,萧何还是断然不敢随意铺排的,他必须换一个角度,换一种身份,用“牧养”百姓的标准重新审视秦律。

不过,当萧何作为大汉朝的丞相,时刻把“统治”放在心上的时候,当初作为郡县文吏对秦朝严刑峻法的厌恶之感便减去了许多,他忽然理解到,老百姓犹如牛羊,总把它们束缚在厩棚之中固然不可取,但真正放在草原之中,无拘无束,那种局面若想控制将是何等困难。老百姓犹如鸟雀,总在它们的爪子上系着绳索无法养,但若是取消绳索,任其展翅,如果想让它们飞回来恐怕是太天真了。最后的办法是“鸟笼”。

“鸟笼”,真是一个天才的想法。萧何不禁为自己的独创而欣慰,他笑了。厉王止谤,硬是想堵住老百姓的嘴,不让说话,结果怎么样,“国人流厉王于彘”。秦始皇更为暴虐,他不仅不让百姓随便说话,还不让百姓任意流动。严刑峻法,终究一人的力量拗不过天下人的力量,几百年的功业几年的工夫就化为乌有。如果说寻找其中的教训的话,厉王应该让人们说话,管他是什么话,只要沿着疏通的渠道不至漫溢又有什么关系呢?秦始皇最大的过失,就是想用强力把百姓死死困住,其结果必然导致百姓殊死反抗,想起来也愚蠢,活活困住,既使不反抗又有什么情致呢?如果把老百姓当做鸟,统统放入鸟笼之中,既可以欢快地扇动翅膀,又可以宛啭地呼朋引伴,那些可爱的小鸟绝不至于以头撞笼,宁肯头破血流也要寻求那希望渺茫的“自由”的。

在苦熬得出结果之后,萧何随便吃点饮点,蒙头睡到日中,这才摊开笔墨,正式书写将会永久打上属于自己烙印的汉律文简。第二天,天刚放明,萧何就整理好汉律的竹简留拾一起,准备奏报汉王刘邦。

寅时将尽,刘邦早早就睡不安,即将开始东征,但是关中的安定到目前都没有保障,“约法三章”的简陋日益暴露,战乱而导致的难民越来越多,他们辗转沟壑,或相聚为盗, 已经成了朝廷统治的最大危险。作为农民出身的国王,过去他深知严刑峻法的可恨,作为历经战乱急欲极恢复秩序的关中地区的国王,他也深感律令是何等重要。正在他心焦如焚之时,卫士前报:萧何求见。

刘邦喜出望外,由于没有别人,也就顾不上君臣之礼,急忙把萧何让进大厅,在相临的案几旁坐定,问道:“丞相,有何急事,如此早起禀报?”

萧何早已把自己的思路整理得有条不紊,不慌不忙说道:“大王不久即将东征,必须有一个稳固的后防做保证,而建立一个稳固的后防,离不开一套完整的法律系统。”

君臣不谋而合,刘邦点头,然后问:“需要哪些律令?这些你比我懂。”

“说到律令,从执行上看最好是简单、高效、实用。概括地说,就是约法省禁,仁义为上,亲亲尊尊,礼法结合。”萧何一口气把自己的立法原则和盘托出。

刘邦听的不大明白,一边思考,一边询问:“能不能说细致一些,让寡人也开开眼界,好领教你萧大人的才学嘛!”

萧何微微一笑,沉吟片刻,说:“据我研究,秦之刑律计一十八条,都是由于后来逐渐繁荣的缘故。在孝公之时,商君变法,行李悝法经,只有六条,照样保证了秦国东进南扩,渐富渐强。臣所言约法省禁,就是要以此六条为蓝本,将其它内容,特别是夷三族,亲属邻里连坐之法统统废除,如此不仅可以彰显我大汉之仁德,照样可以保证对百姓实行有效统治。”

“说得好。”刘邦表示赞同。

“要显示大汉之仁德,不仅要约法,还要薄赋。”

“薄赋?”刘邦有些不以为然,追问道,“往下要狠打几年仗,没有赋税,如何是好?”

萧何解释说:“一来,巴蜀之中积粮颇多,二来关中之民早不保夕,逼人太盛,恐生民变。后防不稳,难以征战。所以说,既知其不可,就不要勉强为之。不妨将几百年赋税之制中逢什交一,减为什伍税一,以收笼民心,准备打长期的战争。”

“只要足够粮秣供给,什伍税一就什伍税一了。”刘邦同意。

“有了物质供应,就应考虑兵员供应。”萧何说,“考察秦灭六国的征战史,可以发现秦之军队之所以如狼似虎,关键得益于他的一次法令,就是不讲世卿世禄,实行按军功奖授封爵和田宅的制度。

这条好懂,刘邦立刻接道:“就该这样,要讲世袭,哪有我等做王侯将相之机会?”

谈话非常投机,萧何心里宽慰起来,这才认真地说:“所定法经六章,包括《盗法》《贼法》《囚法》《捕法》《杂律》《具法》,符合当时之需。对我汉国即将开始的征战来说,仍然不够所用,因此,建议新增《户律》《兴律》《厩律》三章。”

刘邦不明白了,刚才还在说“约法省禁”,又忽地要新增三章,于是表态,“能免还是免了好,做老百姓难着呢!”

萧何沉着地说:“按内心,我并非想增,只是要打仗,就不能不增加这三项。《户律》以保证兵源赋税,《兴律》以保证徭役、防备,《厩律》以保证战马养殖,驿传之事。没有这些,是无法与项羽对抗的。”

刘邦想想有理,准了。

萧何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这些汉律,对刘邦,是楚汉战争胜利的保证,而对萧何,就是名垂青史的丰碑。以后,不论是千年还是万年,只要提起汉律,人们都会记住萧何的!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说了句:“如果大王恩准,朝后就将这九章汉律颁行天下吧。”

“颁行就颁行吧。”话一出口,刘邦似乎又感到不妥,追问道,“有了九章汉律,如果我语言和这汉律不符怎么办呢?”

萧何一时语塞。

这真叫做“百密一疏”,几天来,一心想着让自己名垂青史的汉律,偏偏把大王给摆漏了,这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的。情急之中,萧何想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句,殷情地答道:“为臣所制,称之为《律》,是用来约束天下之人的。大王所说的话一概叫做《令》,是高于法律的法律,是最高最大的法律。这两个方面合起来,就是我大汉朝的律令。现在,《九章汉律》已经制定完毕,请大王发布命令。”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