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竹枝

敢为人先,追求卓越,武汉精神!

 
 
 

日志

 
 

母亲笑了全家乐  

2012-01-26 19:19:49|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笑了全家乐 - 富贵竹 - 富贵竹

 富贵竹的博客:

http://soufu8.blog.163.com 欢迎来访

最近一段时间,母亲心情不好。不知是我们那里照顾不周还是身体不舒服,总是独居寡言,闷闷不乐。母亲心事什么,怎么也问不出来。她一个人坐在床上,一会儿扳指头,一会儿小声自语,眉宇间的那块愁云,始终没有散去。

看见母亲不悦,妻子和我吓得不敢言语。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妻子也谨小慎微察言观色。我们劝说,效果甚微。于是,让母亲开心的重担,就交给了女儿和儿子。他们在一起,母亲似乎心情能好点。不像带我那样生硬。母亲很少这样,但不高兴了,会言语生硬,呛人噎人,句句犀利。

昨天,也就是大年三十,母亲情绪也不是很好。大哥电话问候,也推辞不愿。自己应让母亲接了,还是大哥有办法,这样说那样比,才让母亲慢慢舒缓了。电话时,母亲一再交代大哥,要注意身体,尤其要饭食规律,还要大哥晚上等星星出齐了,穿女儿买的红线衣。因为母亲知道,大哥今年本命年,必须按乡俗这样。

挂断电话,母亲似乎才把这几天不高兴的心事说出来了。自从国庆全家聚会后,母亲知道大哥做过手术,亲眼看了伤口,自此后,母亲就非常纠结。她说她为此不知多少个夜晚没能睡着,想到惶处,一个人会独自流泪。

母亲后悔父亲在世时,她老是外出,父亲一人在家,饥一顿饱一顿,再加上父亲年轻时外出做活,有饭撑个死,没饭饿肚子,一饿就是一整天。也埋怨她粗心,没能纠正父亲不良的生活习惯。家父生前,每天早上空腹喝滚烫热茶,把胃弄坏了。

母亲还说,你看过年呀,老天也不争气,天天下雪。母亲在家暖气很好,她怨天下雪,不是怕受冻,而是怕正月初一过年时,因天雪道路不通,其他儿子不能赶来一起过年。母亲眼里,过年是个家人团聚的日子。我说明天要来三辆车,她的孙子孙女曾孙会来一大堆。母亲起初不信,看我一本正经,才半信半疑说:来了好!

看母亲高兴了,就与母亲拉起家常。只要说起母亲年轻时候的事情,母亲就有精神。母亲是知恩图报的那种,她说她一生,值得感激的人很多。村里帮助过她的人很多,救她命人也不少,如果那些救她命的人全在,她一定会设席款待他们。她说她不止一次差点没命了,不是那些好心人不放弃施救,她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母亲说那时的人憨厚,实诚。只要有困难,会全心全意帮衬。她多次坐月子,人家正在磨面,干家务,听说她难产,把牲口往柱子一栓,都跑来救人了。那时医疗条件极差,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就只有听天由命了。接生婆为了救人,用凉水只管往产妇脸上喷,产妇受惊了,受刺激了,就会清醒过来。救活了,就算命大,救不活,也就跟着阎王爷走了。她说她至少四次差点没命了……

母亲来精神了,居然给我讲起了斜对门嬷嬷家的真实事情。嬷嬷婆子在世的时,村里只要有大小事,演戏或者有什么热闹,就会让人跑到五里开外的耀卓村叫女儿来看热闹。女儿是掌上明珠,自得充足宠爱。

女儿养成了这个习惯,每次有热闹,就能趁此跑来歇息。等女儿母亲病逝后,一切变化了。听说村子演大戏,她等呀等,就是没捎话的人来。过了一天,还等不住,她就跑到了家。一进门,家里尽是嫂子家的亲戚。她们有说有笑,女儿瞬间崩溃了。她怎么也接收不了这个现实。母亲不在了,她成了多余之物,村子演戏,没有一个侄子侄女叫她。

她跑到母亲生前住的那孔砖窑,母亲使用的那些物品,还放在那里。可是,炕上没了那个问她吃问她喝的母亲了,也没人挂牵她这个宝贝女子了,触景生情,女儿居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昏天地暗,哭得村里人陪着流泪。

她看到的,见到的,已经完全没有母亲在世时的那种氛围了。她一边哭一边说:父族的亲戚不见面,母族的亲戚坐一院;有势的侄女火眼尖(热炕中央),没势的姑姑炕楞边;有势的侄女油花卷,没势的姑姑麦糠片:有势的侄女有人谝,没势的姑姑冷窑间;有势的侄女油泼面,没势的姑姑既不是葱,也不是蒜,一落千丈贱贱贱!

姑姑和侄女同为出嫁之人,年龄相差无几。姑姑母亲不在了,回到老家遭到慢待。侄女回老家,有母亲百般呵护照顾。姑姑伤心不平,觉得娘家嫂子这样待她,有失公允,于是,就有了连哭带说的那段经典。为了记住那几句经典,自己还专门让母亲重复了几遍。

大年三十,我把最近准备招待家人的情况告诉母亲,还让母亲到厨房看我们准备的物料。尤其是把准备的小饺子,还有馒头,米饭,肉菜,煎的哨子一一让母亲过目。母亲历来怕饭做不好做不足,怕她的儿子孙子出门吃不饱饿肚子。看完后,母亲点点头。看来母亲这关通过了。

我从女儿那里得知,明天可能来三车,估计总人数超过二十。尽管大哥一家11口,四哥家6口来不了,但估计至少在十五口以上。我说明天刘一豆豆肯定来,母亲还是不全信。我说四哥家可能派代表,也可能不来。母亲有点不悦。不过,母亲没有说什么。

早上八点,母亲催自己起床。叫自己那会,有点不高兴了。一家之主,家里要来人,怎么能睡得住!养成这种毛病,一定要改。母亲批评,自己只好笑笑,就赶紧穿衣,洗漱罢,帮妻子收拾家里。

儿子女儿起得早,他们都帮着妻子干活。儿子拖地,大扫卫生,完毕,又拾掇他的书桌。女儿帮妻子抹洗碗筷,拆菜,准备厨房物品。十一点多,二哥与侄女莉莉以及外孙延松来了。母亲见了,格外高兴。因为二哥这么多年,过年很少能回家。今年在自己这里,相对距离近了,交通也方便。母亲一边嘱咐妻子先下饺子,一边与二哥、侄女一起拉家常。

前两天,母亲、妻子、女儿包了萝卜饺子。这种饺子很小,袖珍,是老家传统的一种快餐食品。水饺里,馅儿是纯粹的白萝卜。捏好后下锅,煮至八成熟,再打捞出来凉冷,然后用筛子收拢起来。来人后,八成熟的饺子二次下锅,滚开水熟煮,再舀到碗里,浇上提前煎好的肉哨子,加点盐,油泼辣子,醋酱油,蒜末,吃起来特带劲。别人喜欢不喜欢,我是自小百吃不厌的。这种小饺子,与其说是饺子,不如说是面疙瘩。

自己偷空电话问询老家三哥五哥弟弟他们出门了没?电话得知,他们已经过了蒲城,估计十二点左右能够赶来。十二点,三哥电话,他们已经进入城区,于是自己穿好衣服到大门口等候。没几分钟,出来了,一下车,六口全到。自己急忙接成,回到家里,人气更旺了。妻子又急忙下饺子,我则陪伴三哥二哥拉家常。

十二点十五,五哥、弟弟两家也赶到了。两家八口。狭小的客厅,一下子热闹非凡起来。母亲看来了这么多人,高兴地只知道笑,那种打心眼里的甜蜜,挂在了母亲脸上。母亲首先操心的是做饭,看着他们两家吃了,母亲才稳坐在她的居室,与儿子儿媳孙女说话了。

几个小的,聚集在南侧的主卧,年龄相仿的,总有共同语言。锐锐、刘一、豆豆、龙龙、一郎还有低他们一辈的延松,叽叽喳喳开心的前仰后合。来的弟兄们,先给母亲寒暄,后来我们坐在客厅,畅谈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了。

快五点,我们开席。母亲和我们弟兄一辈一桌,晚辈合起来一桌。母亲坐在正位,左右分别是二哥三哥拱卫。依次是五哥和弟弟。三嫂五嫂以及弟妻,我是东道主,坐在最矮的墩子上。开席前,三哥还得让自己祝词几句。开席后,从二哥始给母亲敬酒,我们弟兄按大小次第端杯,祝福老母健康长寿,吉祥安康。尔后,嫂子她们妯娌几个敬,后来是孙子辈敬,再后来是曾孙辈。母亲没想到,过年会聚集22口人。母亲高兴了,全家快乐了。

天黑了,母亲困了。她躺在床上,按理一定熟睡了。但我清楚,母亲绝对没有入睡。7点46分,弟弟电话,他们三家三辆车安全到达老家。这时,我进了母亲房间,告诉母亲:来电话了,我二哥安全到家了。我三哥五哥和弟弟他们,也安全回到老家了。母亲听了,才脱衣入睡。

五分钟后,从母亲房间,传出了鼾声……

快乐的团聚,幸福的家人。我置身这样的家庭,真的倍感幸福快乐!

富贵竹的博客: http://soufu8.blog.163.com 欢迎来访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