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竹枝

敢为人先,追求卓越,武汉精神!

 
 
 

日志

 
 

共产党最了不起的地方……   

2012-04-26 17:31:28|  分类: 茶余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刘世定-寻常往事《“共产党最了不起的地方……”》

富贵竹的博客: http://soufu8.blog.163.com 欢迎来访

祖父到北京后做的一件事是写回忆文章。他的回忆后来以“走到人民阵营的历史道路”为题最初发表于《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三辑。1979年,三联书店又以同样的名称出了他的一部文集,文集中的第一篇,就是他的这篇回忆。

这件事情,使祖父得以对自己的经历再做一番思考。据父亲回忆,祖父曾向他讲,共产党最了不起的地方,是能够把一个想法一竿子插到底。而要能够做到这一点,至少需要两个条件。其一是有一套有凝聚力、动员力的理念和纲领;其二是有一套强有力的组织系统。祖父之所以有此体会,和这两点也正是他在从政过程中试图着力也多有困惑之处有密切关系。

父亲曾向我说,从1920年代后期祖父进入政坛直到1949年起义以前,为了凝聚政治和军事力量,祖父非常重视干部训练,为此办了各种训练班。热衷于训练干部在他那一代人中甚至构成他的一种个人特色。父亲回忆说,解放后在重庆,他曾见到贺龙和祖父打趣地讲,你训练部队还真是很有成效,我们改造起来很费了些劲。这从另一个侧面体现出祖父在这个方面的着力。

因父亲有此一说,我后来在阅读祖父的讲话和著作时,也就对这些方面有所关注。比如,读祖父在西康培训干部的讲话时,就可以看到他的确做了一些思考,并迫切感到当时“政纲”的缺乏和必要。他说:

“我感觉目前中国政治问题,在先求‘有’轨道,次求‘上’轨道――过去,外国政治家常批评‘中国政治没有上轨道’。这句话从表面看来,可以说把中国政治骂得非常利害,可是,回头自己仔细检讨一下,中国政治是否已‘有’轨道呢?如果自己还‘没有’轨道,别人说我‘未上’轨道,这简直是过分恭维了。因为政治要‘上’轨道,一定要先‘有’轨道可‘上’……‘政纲’是什么?在我的解释:政纲即是政轨。目前中国的政治问题,如何使‘有轨’,比如何使‘上’轨,更为严重。所以,我觉得政纲的研讨,这是非常需要的!”

他试图以一套纲领和理念来统领其行动。在搞西康建设时,祖父提出的纲领被称为“四力政纲”。所谓“四力”者,指的是“人民的组织力,人民的知识力,人民的生产力,人民的生存力。”他说,这“四力政纲”虽然不是什么政治上的新发明,但却可以说是他“最近研究政治的一个新心得”。

祖父虽然有不断研究并总结心得的习惯,但至少在一段时间中,如父亲所说,他自己内心深处总是感觉缺乏一个透彻的、能指出光明前途的理论,一个理念。这种迷茫状态以1930年祖父参与“二次反蒋”失败,1932-1933年在“二刘之战”中败退西康时为最甚。此后,为求政治生存,祖父开始走亲共道路,并加强和民主人士的联系,在和新的政治力量的日益增强的联系中,其政治理念逐渐变化,找到新的方向。事实上,“四力政纲”也正是在受新思想影响下形成的。

从前面的引述中可以看到,在祖父提出的“四力政纲”中,“组织力”被放到首位,可见他对这一点的重视。而这样一种排序,则和祖父深感当时中国因“散”而面临的亡国危机有密切关系。他说:

“一般都知道政治上有四大病根:

第一个病根是‘散’。‘组织力’就是解除这个病根的――所谓‘散’,就是‘散漫’的‘散’,一盘‘散沙’的‘散’,都是代表无组织的意思。外国人常说中国是‘一盘散沙’,这是没法辩白的事实。并且,如果我们自己再虚心一点,恐怕‘一盘散沙’的资格,都还不敢大胆的承担。因为‘散沙’虽然不好,毕竟还是‘一盘’,如果变成‘若干盘’散沙,那就更不成事体了。所以组织力的建设,在中国非常重要。蒋百里先生曾言:‘中国之生死存亡关键,全在此“组织”一事。’”

在提高组织力方面,祖父曾采取了一些措施。

措施之一是训练人才。祖父进入政坛以后,在关于国家和人才的关系方面,曾有过一个生动的说法:“现在和以前的中国有一种最可悲叹的现象,就是国家天天在毁弃人才,人才天天在毁弃国家。”他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既需要有“政治的前提要素”,还要有人才的训练。在人才训练问题上,他是结合“法治与人治问题”来谈的。他注意到当时中国政坛中的一个现象:“因为人才缺乏,不管是君主制也好,民主制也好,专制也好,共和也好,党治也好,都是那一些人在办。制度尽管新,头脑尽管旧,汤可换而药不可换,这样,怎么可能把事情办好呢!所以训练人才是当今的急务。”

在人才训练方面,祖父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办班、讲话、研究、著述,十分勤奋,他的努力不能说没有成效。但在培训的同时,他也发现通过自上而下的培训方式来塑造人才的局限,或者说存在一种悖论现象。他说道:

“有一点也要注意,就是现在不免还是有极少数的人,假设不受训,倒还要好些,他们一受了训,便自以为本人有了护身符,业已走上了升官发财的大路,于是逢上必谄,每常挟同学以自重;遇下必骄,总自称系某某门生而自豪,甚至结党营私,逢迎上意,招摇撞骗,蒙蔽主官,排斥异己,鱼肉小民。竟使社会人士,既不敢言,又不敢怒。强者被迫,即铤而走险,弱者受欺,即含冤莫白。一旦天灾人祸,不幸纷至沓来,乾纲解纽,祸乱遂发,虽欲加以收拾,也不可能。这乃是一件最危险而又是最可痛心的事!历史上的许多变乱,都是这样造成的。”

这种越培训人格越差、越培训社会矛盾越多的现象的确令热衷培训者尴尬,其间的道理不无令人值得思考之处。

祖父在提高组织力方面采取的措施之二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西康建设中,祖父特别强调要加强县以下的乡(镇)建设。他认为,这一级行政组织,如同军队中的“连”。把这一级组织健全起来,“由乡而县而省而国”,组织力将大大加强。而在乡(镇)内部,则试图把保甲“办到如同军队连内的排与班,把乡镇造成整然一体”,倘若能做到这一点,则“要动员其他工作,那就毫无问题了。”

在考虑基层组织建设的时候,祖父依据他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积累的经验和眼光,指出在政治中存在一种“头重脚轻”格局,即比较优秀的人才集于上层机关,而基层组织却优秀人才缺乏,这种格局导致了若干种“循环的矛盾现象”。读到他对这些现象的描述的时候,我忍不住将之抄录下来:

“1、高级机关的位置少,但求事的人则很多,失望的人也很多,而且失望的人,尚为多才智之士。

2、乡村自治事业的位置多,但营谋充任的则很少,其贤明而有才智的人,则更少。

3、高级机关因为位置少,待遇高,于是政争剧烈,暗潮很多。据位的人便结党自固,政以贿成;失望的人便不择手段,策动革命。

4、乡村自治工作因为待遇薄,生活苦,于是便往往为者不贤,而贤者不为。如有争夺价值的职务,在位者便籍公营私,鱼肉小民,如毫无一顾价值的职务,便永久无一贤者愿为。

5、人民受土劣压迫太甚,如再加之饥馑之年,便会有铤而走险,揭竿而起的暴乱事件发生。

6、有才能的人,集在都市的越多,失业的便会越多,政治上的黑暗和倾轧,也就会越多,结果便会形成政治上的腐化与纷乱。

7、贤而有能的人,留在乡村的越少,地方上的土劣流痞,便会越多,因之他们的冲突和斗争,也就会越多,结果便会形成乡村的破产和骚动。”

祖父希望能够通过指出这些“循环的矛盾现象”及其不良后果,引起人们对健全基层组织的重视,并希冀通过基层组织建设使“头重脚轻”格局及其不良后果有所改变。是否做到、能否做到,那是需要另做研究,已非此处所欲讨论的了。

中国近代历史的演变说明,中国共产党不论在意识形态重构、组织人员训练还是在基层组织建设等方面,均显示出超过当时中国的任何政治组织和个人的力量,从而结束了战乱、使中国摆脱了被分裂为“若干盘散沙”的危险,实现了国家的整合。祖父是通过他自己的政治实践,感到共产党“了不起”。

 当然,任何组织行为都是有代价的。在强有力地实现某一组织目标的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某些其他目标的实现。在此处取得成就的组织方式,用于彼处却可能造成灾难。社会组织实在是一个复杂的事物。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当祖父感叹能“一竿子插到底”的组织力量的时候,充分施展组织、动员力量把乡村社会结成“整然一体”(且借用祖父当年“把乡镇造成整然一体”的用词)的人民公社组织(当然,这并不是整合乡村社会的惟一可选择的组织形式),已经在生产激励和消费安排等方面暴露出其严重弊端,不知祖父是否注意到这些方面?

富贵竹的博客: http://soufu8.blog.163.com 欢迎来访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